总裁献文

马辉——河北石家庄"闭环管理",大疫之下我的“心路历程”

来源:马辉总裁口述 作者:品牌传媒部 发布时间:2021-01-14 点击数 :1999 次

    

    注:本文是品牌传媒部根据总裁马辉口述表达整理,结合了总部各部门对工作细节描述及公司的相关通知和照片、视频资料,最终完成。全文以马辉“第一人称叙事表达

 

 

 

 

01

2021年1月2日,正源大地药业集团年终总结表彰大会刚刚胜利闭幕。1月3日,我便按既定的行程安排,一早与公司市场战略公关部经理兼华东大区经理张利、西北大区经理刘建刚一起踏上山西运城之路,去拜访我们合作多年的客户,我们一起参观学习,探讨行业未来发展。在4日结束拜访后连夜返程石家庄。

1月4日,山西运城参观学习中

      1月5日,早上7点30分我从家出门,按时到公司参加总部的早例会。那时的石家庄跟往常一样,早高峰依然车水马龙,熙熙攘攘。早会后,我按行程与营销副总裁、正欣源品牌事业总经理胡志强前往山东新泰,做集团客户沟通拜访工作,晚上得到客户盛情款待,聊得非常愉悦,喝得畅快淋漓,为下一步合作奠定了基础,饭后连夜赶回泰安,10点40入住预定的酒店。

1月5日 马辉与总部后勤开早例会

 

 

 

 

02

1月6日早上6点多,总部办公室主任吕晓昆先打来电话说石家庄发通知今天的物流园受疫情限制不能出货;紧接着人力资源部副经理代明雪打电话说个别小区物业已经开始管控进出入,好多不让出去,石家庄实行“闭环管理”了。我当时因为头一天晚上与客户一起喝了酒,早上6点多的时候还没有睡醒,我的心情非常复杂,处于一片茫然,最重要的是我根本接受不了石家庄因为新冠疫情严峻态势要封城这样的现实。我立即没有了睡意,和同住的营销副总裁胡志强开始商量如何应对突如其来的疫控对我们工作的影响。我们经过2个多小时的详细讨论,期间总部的小伙伴们陆续打来电话,很多伙伴都想办法赶到了公司,把工作需要的文件、资料、电脑等带回了家,下午全员就正式开启了居家办公。

疫情当前,只隔离病毒,不隔离服务(来源于觅知网

伙伴们自觉有序快速开展的应急反应,不是一时冲动,更不是盲目的。这充分说明了经过2020年武汉爆发新冠肺炎全国封城,正源大地小伙伴们已经适应了突然爆发的危机,有迅速调整应对危机的能力,我当时感觉很欣慰。一上午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协调了很多的事情,我便按着我的行程,踏上了前往江苏苏州的高铁。

 

疫情下的高铁乘客全部带口罩(来源于网络)
      在高铁上,我一路在打电话微信语音来协调公司的工作。我座位旁边的一位女士听到我一直说石家庄,感觉我肯定是石家庄人,非常警觉地戴了两个口罩,并且把帽子也捂得特别严实。凡是我接触过的把手、餐桌板等等,她都要用消毒湿巾,擦拭几遍……这时我猛然感觉石家庄难道真的“病”了吗?石家庄人难道真的都是“病人”吗?有一种无奈、悲伤的感觉。我不想对这个评论什么,我只想说大疫当前,人人有责。我也必须要注意,不要给大家、周围的人、社会添乱,要自觉做好防护。
下午3点30分,我到达苏州,经过了严格测温、健康码、身份证检查后,我出了高铁站来到提前预约的酒店,办理入住手续时却被拒之门外,因为我的身份证是来自石家庄。无奈,我又从这个预约好的酒店出门,重新定了我出差经常入住的快捷连锁酒店,但都被无情拒绝,甚至个别的酒店,一听说石家庄的人直接让我走人,这时一种悲凉的感觉直戳心底,一下子体会到一个人在异地他乡的无助。这时特别想给我在苏州认识朋友打电话,但是几经三思以后,特殊时期他是见我还是不见我,我还是没有打这通电话。
接着我又用手机下单,打了一辆滴滴网约车,跟开出租的滴滴小哥说我在找住宿的酒店,他得知我是从石家庄来的,帮我找了很多家酒店依然没能住下,我当时有些着急和不安。很幸运的是我遇到的这位滴滴小哥是一位志愿者,之前参加过很多的志愿活动,于是他非常专业地看了我的身份证、健康码、还有我的行程车票。这个热心的滴滴小哥,帮我出主意。他说我可以先帮你办理住宿,你明天先去做完核酸检测,我在退房,你在自己登记住宿。所以我们又返回了我最初预定的那家酒店,我在外边等着,他用自己的身份证帮我办理住宿,一波三折最后总算住下来了,住下的那一刻已是晚上11点多。这一天只找入住的酒店找了8个多小时,我特别特别感谢这位滴滴小哥的帮助,才让我在异地他乡有了“安身之所”。这是1月6日石家庄“闭环管理”的第一天,我在苏州的一个“囧途”。

一个人的“囧途”(来源于网络)

 

 

 

 

03

1月7日是石家庄“闭环管理”的第二天,一大早我来到苏州市吴中区人民医院排队做核酸检测,医院8点上班,我早早来到检测处排队,因为全国疫情的严峻形势,做检测的人员陆陆续续地排了很多人,苏州的天气,也是零下十几度,非常的冷。因为我赶去医院很早,所以在8点8分我就做完了核酸采样,检测结果要下午出来,于是我又回到了酒店安排公司其他工作。从医院回到酒店的路上,我的内心一直久久不能平复,我非常坚定我们1月2日所有参加过公司年终大会的130余人,都要主动去做核酸检测,配合政府隔离或自动隔离,做到不给疫情防控添麻烦,不给社会添麻烦,对自己、对家人、对用户、对社会负责。于是我立刻就安排人力资源部拟定通知,下午3点多在公司群内发出倡议通知,号召伙伴们积极主动进行核酸检测。下午4点30分,我跑到医院去拿自己的核酸检测证明,结果显示阴性。很多小伙伴们也陆续在群内发布核酸检测的阴性证明,差不多到1月8日,公司的所有小伙伴们都检测完毕了,都是阴性(安全),很是欣慰。

人力资源部发布倡议书

 

 

 

 

04

1月8日,是石家庄“闭环管理”的第三天。为了对朋友负责,我取消了在苏州的见面,踏上了从苏州到沧州的高铁。因为1月7日公司物流组告诉我,石家庄道路管控严格,物流处于“瘫痪”,现在的货物“插翅难飞”出石家庄。那时我立刻安排总部物流组和沧州基地先对接从沧州厂区直接发货的工作流程,但是我必须亲自去沧州生产基地中捷农场,与副总裁、基地总经理姚千安排好大疫之下、春节前的产品供应等各项安排部署。经过5个小时的高铁,在加上从沧州几经波折终于在晚上9点到达了中捷农场的生产基地。姚副总一直在基地等候我的到来,到达后我们一起吃了大锅菜。这时我的内心是暖暖的,有家的感觉,没有被“拒之门外”。我们两个一边吃饭,一边聊工作到凌晨1点左右,晚上就住宿在姚副总的宿舍中。

 

暖暖的心(来源于网络)

 

 

 

 


05

1月9日,是正源大地从沧州基地给市场一线发货的第一天,总部物流组和基地的小伙伴们经过24小时(8日一天)的详细操作对接,安排好了先从总部接收伙伴们的产品订单、销售前台复审订单、通过邮件与基地核实确认,基地按订单的产品、件数出库,通过德邦物流发货,保证客户及时收货。总部在核对出库和入库,查询物流信息反馈给市场一线。基地的伙伴们在做好发货的同时,还要保证每个产品的生产供应。这就是我看到的大家迅速行动,迅速调整,迅速适应这种疫情管控下的工作状态,我觉得正源人真的做到了“五心”:自信心,同理心,平常心,积极心,感动的心,更是“病毒不可怕,人心最可贵”。

1月9日,经过总部物流组和基地24小时的对接,我们实现了从沧州基地直接发货

 

在基地的一天,我和姚副总分工明确,各自办公,很快就过去了。因为疫情态势越来越严重,管控也越来越严格,晚上公司基地办公室突然接到中捷政府发来的文件,要求去过石家庄的人必须居家隔离14天,即使有核酸阴性证明也要居家隔离14天。晚上8点,我应邀按时参加“鲁班常态化防疫谈”线上讲座,探讨疫情再度蔓延下企业如何更好的生产自救。晚上9点多分享完,我和姚副总才吃晚饭,姚副总因为区政府发来的通知没有心情吃饭,一直在协调第二天居家办公、发货、生产、吃住、生活等一系列的问题。所有的一切都要在一顿饭的时间里、一夜之间安排好,所以我们这顿晚饭又是边吃边安排工作,吃到了夜里12点多。同时,我们两个也达成一致目标:不能两个人同时在基地被隔离。我决定无论如何我要回到石家庄,姚副总坚守沧州基地指挥协调。

 

1月9日晚上8点,马辉应邀按时参加“鲁班常态化防疫谈”线上讲座

 

副总裁姚千带领基地伙伴们加班加点,全力保障一线的销售服务

 

 


06

1月10日,我开启了从沧州中捷返程石家庄的行程。因为我是石家庄人,我的行程码显示14天内在石家庄待过,所以我的内心很忐忑。但是我还是决定让人力资源部副经理代明雪帮我买了火车票,代经理也一直提醒我,公司的技术副总裁、正源大地技术总监吴文明今天买好从张家口出差的火车票,但是上车的时候被劝返回家,要继续居家自行隔离。我提心吊胆的来到了沧州火车站,进站的时候检查了健康码(显示绿色)、身份证、体温才让我上了火车。但是在火车上我的内心也是七上八下、坐立不安。提前要来接我的办公室主任吕晓昆讲到石家庄的出租、公交、滴滴、地铁、物流全部停了,火车北站外只有防疫人员和站岗的武警、公安,没有任何的旅客。(小吕因为办理公司发货的通行手续,几天都住在酒店,没有回家,所以可以开车来车站接我)。我听了小吕的一番陈述后想象本应该摩肩接踵的火车站,现在却没有一个旅客,那是何等的一个场景,内心五味杂陈。从沧州坐了四个多小时的普快到了石家庄,在出站口经历了严格的登记,身份证核对、河北省健康行程码以及阴性核酸检测证明,全部检查无误后,我终于被“放”了出来。当我走出国际庄的火车北站时,映入眼帘的是和之前一样的灯火,但是却静悄悄的,没有一个旅客。

静谧的石家庄火车北站,小吕在等待

在出站口,还有一位女士跟我一起出来,她拎了两个大的行李箱,可能也是回家的,下了火车以后因为所有的交通运营都被停掉了,她一直在寻求帮助,先问出站口的警察,同时也问了火车站的人员,这些执勤人员无奈地告诉她,我们的职责所在是不能离开这里,特殊时期也没办法派车来送你。我当时内心感恩有位伙伴小吕来车站外接我,不然我只能徒步走回家。当我走到车站大门口的时候,又看到了四五个拿着大包小包的旅客,在那里商量怎么回家。后来我从小吕那了解到,他们是石家庄周边县上的,对于没有交通工具来说路途很遥远,他们如何回家呢?当我上了公司小吕的车,我一路都在想,跟我一起出站的这几个人,他们晚上怎么过?怎么回家呢?

因为我提前让家人在小区的居委会做了报备,并带了各种证明,非常顺利的进了小区。到家后我心里久久不能忘却,那些离家很远,下了火车还要走很长路的人他们如何回家呢?我不禁感慨:当一座城市按下了“暂停键”的时候,我们人类在疫病、自然灾害、战争面前,会是多么渺小,多么无助。我想到在抖音上看到了一位从沧州开车回石家庄的人,已经在石家庄周边高速的服务区呆了三天三夜,我天天都会看他的抖音,也在留言、互动,为他想解决办法。他抖音上发的作品中说到:因为回来的时候,不知道石家庄封城,开着石家庄牌照的车回来的。当到了石家庄的时候,因为他是外地人进不了石家庄,车是从外地过来的更进不去。然后,他又想返回去,但是车牌是石家庄,又离不开石家庄,在一个“进退维谷”的境地,他就一直在高速公路的服务区度过了三天三夜,当我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还不知道他是怎样的。

 

 

07

在石家庄疫情紧张“闭环管理”的这些天中,我的亲戚、朋友、同学都在给我打电话慰问,我告诉他们我没在石家庄,在外地出差,在苏州,在沧州。他们所有人都一致说到,你真幸运没在石家庄。1月9日,我老家的弟弟给我打电话,问我在哪里时,我说我在沧州;弟弟说道:你等石家庄的疫情稳定了再回去,安全;我却说我已经在沧州的火车站,晚上即将返程石家庄。弟弟不惑的问,为什么这个时候要回石家庄呢,多危险!我告诉他,因为我在石家庄生活了20多年了,我得回石家庄。在20多年当中,我一直感觉石家庄的事,跟我无关紧要。我休闲度假的日子大都是回张家口老家,从来没有关注过这个我居住生活了20多年的“国际庄”。而且我在“国际庄”20多年中,身边的朋友几乎都是因为工作认识的,所谓的“真朋友”很少。但是在疫情爆发以后,我猛然间感觉我的心一直和石家庄紧紧相连,我一直在关注这所城市的命运,关注疫控,关注这所城市的信息,当我决定要回来的那一刻,我就是石家庄人。这几天在中央电视台、抖音中也一直讲,“国际庄”一定能战胜疫情!因此我告诉我的朋友、家人、告诉关心我的同学们,我是石家庄人,那里有我的亲人,有我的同事,有我的事业,也有我熟悉的口音,熟悉的地方。所以,我必须要回来,所以,我回来了。

疫情下河北石家庄,街道冷清,马路空旷。(来源于网络)

回来后,我在思考,我能干点什么?我一直号称自己是“逆行者”。我打算通过社区申报一个志愿者团队,要为那些到了石家庄回不了家的人,伸一点点援助之手,这就是我回来后的想法。回想我在苏州的遭遇,加上回到石家庄看到的一切,那些很无助的人,他们是那么需要帮助。人要有感恩之心,感恩我们这个社会,也感恩石家庄哺育了我20多年。

所以,除了做好正源大地复工复产的工作之外,要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为需要帮助的人。我之前常说要照顾好身边人,让身边的人(家人、同事)幸福。现在我认为,在大难当头时,我们更要多为陌生人献出爱心,这才是真正的爱心,照顾好身边人属于一份责任。你对陌生人做了一件善事帮助了他,这是不求回报的,这是真正的无私,是真正的善,是真正的大爱。没有了私心的爱是圆满、伟大的。这种应该就是佛陀讲的“慈悲”。

病毒无情人有情。相信国家,相信政府,相信团队,相信自己,河北一定能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迎来2021年春暖花开!河北加油!石家庄加油!正源大地加油!正源人加油!



相关评论
发表评论
昵称 :
评论内容 :


返回顶部